水乡美:百年蚝墙不老传说

大洋网-广州日报 2013年04月26日07:18【评论0条】字号:T|T

  

冬暖夏凉的百年蚝墙。
碧江金楼院落中的百岁龙眼树。
金碧辉煌的碧江金楼。

  顺着地图上细如毛细血管般的河涌的指引,池塘波光粼粼、绿树下映衬着小桥流水、不知名的古老建筑映入你的眼帘,那就是顺德的古村落。这里的人们悠然生活,时间不留痕迹地走过一年又一年,古祠堂、私家宅院和古树几十年容颜不改,骄傲地在阳光下展示着不朽的生命力。清风拂过百年蚝墙诉说着不老的传说,所闻所见都是梦中的那片熟悉的水乡。

  顺德的古村分散在辖区内各个角落,没有太过刻意的商业气氛,修缮一新的祠堂不多,斑驳的壁画原汁原味,河涌旁上百年的古榕树随处可见。这里没有导游,但村里最热心的阿叔会十分乐意为游客讲出比《顺德志》精彩百倍的古村史话。

  古园林:才子佳人的不朽传奇

  推开碧江金楼的大门,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株枝叶茂密的百年龙眼树。当地居民赵日成回忆,早在一百多年前,碧江是顺德的重要港口,这颗龙眼树所在的位置,就是从水龙通往南洋的码头,碧江金楼就诞生在这片富庶的土地上。

  相传,碧江金楼是清末年间碧江苏氏家族的豪宅,时任兵部员外郎苏丕文迎娶慈禧干女儿戴佩琼时,慈禧太后送了百余斤黄金作为嫁妆,苏丕文便将这些黄金熔化后贴在建筑上作为装饰,打造了金碧辉煌的金楼,才子佳人的传说也由此广为传诵。楼中所有金雕全为足金所制,附于木雕之上,栩栩如生,工艺巧夺天工。

  在金楼楼下,可以看见一面百年蚝壳墙,这是典型的岭南建筑。雪白的蚝壳墙使屋子冬暖夏凉,不仅具有隔音效果,而且冬暖夏凉,坚固耐用,其表面凹凸不平,极富艺术感。

  古祠堂:梦回金榜题名时

  举人、进士考取功名后,自然要光宗耀祖,所以北滘的祠堂数目也是非常多。当地最大的祠堂要数碧江泰兴大街的尊明苏公祠,这间祠堂可大有来头,“五进深”的宏伟规格在民间已是至高荣耀——明代祠堂的规模形制与族人的官阶功名挂钩,传说当年该祠堂的缔造者时任太使,尚不够格建成“五进深”的祠堂,但苏氏族人宣称自己的先祖曾做过丞相,理应按照民间最高规格建造祠堂,最后该工程才得以顺利过关。

  说起古祠堂,北滘桃江的祠堂村群也极负盛名,桃江居住着袁、曹、黎和李四大姓氏的居民,是有名的建筑之乡。桃村的袁氏大祠堂立着功名碑,分别记录着清朝道光、光绪年间,袁氏族人分别中得举人、副贡的功名,在该祠堂不远处,另还有一座袁氏大宗祠,当年这里的百年蚝壳屋成为出彩的一景,无奈由于去年的一场大雨,该蚝壳屋已经夷为平地。

  在桃村村委会门口,有一座规模庞大的祠堂群,水月宫、报功祠、金紫名宗、三世黎公祠等祠堂一字排开,列于一条直线上,这是顺德地区规模最大的祠堂群之一,目前这里正在修缮,并开放了一部分,并未全部完工。

  神奇古村落

  牧伯里:深巷里的“万国村”

  如果你喜欢电影《马达加斯加》的话,那一定要去顺德乐从沙滘村去看看,这里有一座如同“地下城堡”般的处女地,这里有包括马达加斯加、南非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建筑风格的古迹,这就是牧伯里。一条河涌将沙滘村一分为二,牧伯里就位于村子的南侧,传说牧伯里是陈姓的聚居地,房子为连排建成,规划得井井有条,有祠堂、家塾和市场等,犹如一个小型城市。清朝末年,不少陈氏后人从事教育和经商,他们漂洋过海前往各个国家经商,获得财富后就回乡建房修祠堂。如今,走在牧伯里的小巷里,可以感受浓浓的异国风情。

  顺德的美丽古村落通常在犄角旮旯的郊区,而且还有名字相同相距却很远的村子,所以到了当地,要面善嘴甜,多向大伯大婶打听路线,能省下不少麻烦。

  美食攻略

  走村逛巷,要找的肯定是便宜又地道的美食了。碧江金楼对面的食街有不少做云吞的小吃店,用心打听,找到最出名的店,你会发现原来云吞也可如此极致,皮薄如纸,肉馅弹牙,啖之满嘴鲜汁,实在妙不可言。听说店老板一身擀面的绝活,竟是练了十来年。

  伦教吃饭的地方比较多,如果觉得伦教糕太甜太腻,可以去尝尝传说中的羊额烧鹅,一样别有风味。

  古宅风:

  南洋建筑见证最初的文化交融

  始建于南宋的羊额村是伦教最早成陆的地方,这里也是不折不扣的古村落。清末顺德首富何鸣石的豪宅鸣石花园近日经过重新修缮后开门迎客,成了游客古村寻旧的好去处。

  走进鸣石花园,顿觉走进了一百年前的旧时光。那是一个闭关锁国的年代,当时精明的顺德生意人突破重重阻碍,前往南洋谋生,他们不仅带回了财富,还将异国的文化也带入了顺德。

  从建筑风格上可以看出,鸣石花园的会客楼是一座两层高的中西合璧式建筑,这是其主人何鸣石会客的重要场所,巴洛克风格的拱门、欧式喷泉显示了他的超前审美风格。走进鸣石花园的广场和起居室,这时你会发现,何鸣石的内心也有挥之不去的故土情节,极具中式风格的“孝子庭”、起居室旁的“功名树”,都是他向传统文化回归的写照。

  走入鸣石花园的每一个厅堂,犹如走进了旧时黑白电影中的场景,故人早已远去,建筑下的雕梁画栋让人叹尽岁月浮华。

发表评论

精彩推荐更多>>